1901年,日本除在中国平,津地区组建所谓的“清国驻屯军”(后改称中国驻屯军)外,还在上海设置“上海驻屯步兵大队”(后称改上海驻屯军)。并在1932年挑起了一二八淞沪抗战,并升格为“上海派遣军”。

  本文将依据权威史料,谈谈1937年淞沪会战前。驻上海的日本“上海驻屯军”编制序列。

  1901年8月14日(即清光绪21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于同年9月7日强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其中第9款规定中国应允八国(即美,英,俄,德,日,奥,法,意,荷,比,西)留驻军队,“以保海道至京师无断绝之虞”。其中日本驻军400人。由于日本早有长期驻军中国打算,故早在是年6月1日,就组建所谓的“清国驻屯军”,辖司令部,北清驻屯各部队,司令官大岛久真中将,成为日本陆军首支常驻中国大陆的部队。除驻北平,天津外,还在上海设置“上海驻屯步兵大队”。

  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西方列强战略主心全面转向欧洲战场,在远东采取战略收缩或放弃策略。日本政府则趁机全面在中国侵略扩张。首先借英日同盟关系,于同年8月13日对德宣战,在俄国的默许和英国直接出兵协助下,于9月初临时组建第18师团出兵山东,在山东半岛北岸龙口登陆,企图军事夺取德国在山东的权益。

  由于驻山东德军兵力不足,日军仗着兵力优势和英军的协助;很快就兵临青岛。1914年10月3日开始向驻青岛德军进攻,11月7日攻陷青岛,史称“日德青岛战役”。日军鉴于德军在青岛修筑坚固的永久防御工事,但兵力不足。同时吸取了日俄战争旅顺争夺战惨胜的教训,故第18师团编入2个野战重炮兵联队,4个攻城重炮兵大队和1个独立重炮兵中队的强大炮兵力量。同时海军派出总5艘战舰,1艘巡洋战舰,10艘巡洋舰,另有驱逐队8队。建立起海陆绝对优势。不过步兵第18师团实际只有1个旅团,作战兵员应不超过万余人,不是国内网络流传的4.5-5万人说。进攻青岛的日本陆海军序列:

  辖战舰5艘,巡洋战舰1艘,巡洋舰6艘,驱逐队4队等,负责海上封锁及登陆支援等。

  据日本战史记载英军派陆军1个大队,印度兵2个大队为基干(1大队相当于英军1个团编制),英国海军派遣战舰1艘,驱逐舰1艘助战。(1)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未经蒋介石同意下达不抵抗命令。9月21日,蒋介石经高层决议下达“武装自卫”命令,但张学良始终拒不执行。1931年10月6日,日本海军舰船抵达上海,蒋介石即电令上海市长张群:“日本军队如果至华界挑衅,我军警应预定一防御线,集中配备,俟其进攻,即行抵抗”,这是九一八事变后蒋第二次下达抵抗命令(2)。至年底东北三省全部沦陷。这引发了全国抗日救国运动的浪潮,在秘密领导下对日本发起经济战(另有外交战,宣传战),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对日经济绝交和日货运动。

  上海作为中国经济中心,迅速成为对日经济绝交和日货运动的主战场。1930年由上海进口的货品中,日货达到29%,但1931年底下降到3%,这沉重打击了日本对货贸易。在中国沿海,长江沿线的日本航运公司均遭到毁灭性打击,特别是日清轮船公司所有船舶全部停航;在沪日资企业超过90%倒闭。上海市民还自发组织上海救国义勇军委员会。对此,日本外务省多次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抗议”,均遭到国民政府外交部严词驳斥。日本政府决定在上海挑起新的事端,以威逼南京国民政府承认日军侵占东三省,并取消对日经济战和民众抗日救国运动。

  1932年1月18日,日本特务和浪人先后在上海制造了“三友实业社”事件和 “日僧事件”。企图为日本军队进攻上海制造借口。1月20日,日本驻上海总领事村井仓松正式向上海市长吴铁城提出五点要求:道歉,赔款,拘捕凶手,取缔排日活动和解散抗日组织。21日,日本海军第1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发表声明,要求吴铁城接受日方一切要求,否则驻沪日军将会“有所行动”。24日,日本驻沪特务放火焚毁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的公馆,企图再次故技重施,进一步挑起事态。1月27日,村上向上海市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其于1月28日下午6时之前对日方1月20日提出的要求作出答复,并增加了封闭上海各界抗日救国组织等无理要求。(3)

  至此,中日两国军队在上海陷入剑拔弩张状态。日本增兵前,原上海驻屯军具体编制如下:

  辖轻巡洋舰2艘,海防舰1艘,敷设舰1艘,驱逐舰9艘(1931年10月新编4艘),炮舰12艘为基干

  1月28日晚8时30分,日本海军在沪舰队司令官(即第1遣外舰队司令官)盐泽幸一少将发出新的通牒,要求国军撤离闸北,拆除所谓“敌对设施”。11时30分,当通牒尚未正式交给中国方面之际,盐泽就命令日本海军陆战军按预定计划进攻闸北。驻沪日本海军陆战队立即出动2000余人,突袭驻闸北的第19路军。第19路军第78师156旅第6团长张君嵩当即向旅长翁照垣报告,翁将军立即下令还击。一二八淞沪抗战正式打响。此时,驻守上海的第19路军,总兵力3万余人;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5)

  见南京国民政府态度强硬和上海战事打响。2月2日,日本海军省按即定方针第一次增兵上海。主要将在长江一带的海军舰队和新增调的舰船编组为第3舰队,由海军中将野村三吉郎任司令,统一指挥进攻上海。与此同时,还要求陆军方面派兵参战。2月1日,经陆,海,外三大臣会商后,陆军省决定派兵上海。陆军参谋本部和海军军令部于2月2日达成《关于上海方面陆海军联合作战指导协定》,同时命令载仁亲自发布《临参委命第14号命令》,并于次日得到日本天皇的批准。

  陆军派遣的第9师团辖4个步兵联队,混成第24旅团辖4个步兵大队。但炮兵均不足,第9师团1个野战重炮兵大队和1个双城重炮队中队。混成第24旅团只配备了1个独立山炮小队。这表明日军轻敌,炮兵不足是其失败的主要原因。增兵后的上海日军具体编制如下:

  辖航空母舰加贺(2.6万吨),凤翔号(7400余吨),驱逐舰4艘,飞机约100架为基干

  海军陆战队第1,2,3,4,5,6,7大队,共7个大队6000余人,指挥官松植练磨少将

  辖“坚”号舰,“柳”号舰,“桧”号舰,“桃”号舰,“浦凤”号舰,“小鹰”号舰,6艘为基干

  与此同时,南京政府也积极应战。早在1月28日当晚,蒋就急令中央军空军3个机队(仅18架飞机)全部飞抵蚌埠,准备飞抵上海作战。1月29日,国民政府外交部发表《对淞沪事实宣言》:“处此情形,为执行中国主权上应有之权利,不得不采取自卫手段;并对于日本武装军队之攻击,当继续严予抵抗。”蒋介石当天也发出通电(告全国将士电):“东北事变肇始迄今,中央为避免战祸,保全国脉起见,故不惜忍辱负重,保持和平,期以公理与正义,促倭寇觉悟。”“不意我愈忍让,彼愈蛮横。沪案发生,对渠要求,且已茹痛接受,而倭寇仍悍然相逼,再向我上海防军突击……凡有血气,宁能再忍。”为此,“通电”声言决心抗战:“第19路军将士既起而为忠勇之自卫,我全军革命战士处此国亡种灭,患迫燃眉之际,皆应以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为革命尽责任,抱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之决心,与此破坏和平,蔑视信义之暴日相周旋。” (7)

  蒋介石获悉日军第9师团增援上海情报后,决定中央军立即编成第5军驰援淞沪。2月14日,南京国民政府军政部颁布命令,以中央军精锐第87师,第88师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简称中央教导总队),第1炮兵独立团山炮营合编为第5军,由张治中任军长,隶属第19路军总部指挥。原驻防上海的财政部税警总团的2个团改编为第88师独立旅。次日,军政部命令第5军驰援第19路军。

  1932年2月22日,第5军第87师,88师和第19路军一部,在庙行转入全线旅团。战后,南京统帅部致电嘉奖第19路军:“自经22日庙行镇一役,我国我军声誉在国际上顿增十倍。连日各国舆论莫不称颂我军精勇无敌,而日军声誉则一落千丈。”(8)

  据《张治中回忆录》上册第100页记载,庙行大捷计击毙日军三四千人;而日本防卫厅《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记载,日军战死220余人,负伤640余人;显然日方公布的数字缩水严重,张治中回忆录公布数字也可能偏高;但国军大捷,当无疑义。庙行大捷创造了中国抗战第一场大胜。(9)

  日军在庙行遭到挫折后,上海战事陷入僵局。为迅速结束战事,日本政府内阁于1932年2月23日下午召开会议,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在会上提出再次增兵上海。内阁会议决定火速增派2个师团以内的兵力,条件是仅限于上海附近。根据此决定,参谋本部于当日下令动员和组成上海派遣军,以陆军大将白川义则为司令官,除已经在上海参战的部队外,增派精锐第11,第14师团。24日下午4时半上奏天皇,仅15分就经批准。(10)

  日军第二次增兵,吸取炮兵不足的教训。大大增强了炮兵力量。除第11师团辖1个炮兵联队,第14师团辖1个野炮兵大队外。军另直辖1个独立山炮兵联队,野战重炮兵1个中队,独立野战重炮兵1个中队,双城重炮兵1个中队和1个独立双城重炮兵队(应为小队或中队编制),还增加了4个重机关枪大队。轻,重火力大幅增强。上海派遣军序列如下:

  至此,日军总兵力接近7万,飞机150余架,航空母舰3艘,战舰30余艘。而国军第5军和第19路军总兵为5万余人。日军占据兵力和海空绝对优势。其大炮,战车也有压倒性优势。(11)

  日军大举增兵之际,国军却无兵可调。一二八事变前,共产国际就命令红军趁国军准备上海抗战之机全线进攻,首先鄂豫皖苏区红四方面军于1月19日至2月1日发起商潢战役,攻克商城,歼灭国军5000余人。

  蒋介石原打算抽调在江西的陈诚第18军驰援上海,与日军决战。第18军是中央军的精锐,其第11师更是陈诚的土木系王牌。遗憾的是1932年2月4日,彭德怀被迫率领红三,红四军团趁上海抗战,攻打赣州。赣州战役历时33天,一直打到3月8日,原本北上增援第18军第11师,第14师及2个独立旅3万余人,被牢牢牵制在赣州。导致了上海抗战,国军无兵可调。解放后,彭德怀元帅曾总结赣州战役的失利,认为失利最主要原因是兴不义之师,造成军队竟获得民众支持;众志成城。其次是敌以优势兵力,据坚防御,当然不易攻克。敌情没有弄清楚,就贸然攻坚。

  3月中旬,鄂豫皖苏区红四方面军又发动苏家埠战役,歼灭数万国军。再加上华北,西北地方实力派异动。使原本已开赴淞沪战场的第47师上官云相部,第1师胡宗南部被迫撤回。日本再次到成功的利用中国内部矛盾。(12)

  1932年3月1日,日军增援部队全面登陆。整个淞沪战场急转直下,当天晚上9时,第19路军总部下令撤退。日军遂全线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再次命令,第19路军第5军撤至青阳港,昆山城,陆家桥,白茆,新市,梅李镇,福山镇之线日,国民政府被迫签订了《中日上海停战及日方撤军协定》。日本仍保留上海租界驻兵权,而国军却不得驻军上海,只能留有警察和保安队。(13)

  “一二八”淞沪抗战最终以妥协退让结束,但国军在兵力与日军相当,海陆空完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不惧牺牲,浴血拼杀,没有重演九一八事变东北军一枪不放,丢失东三省的悲剧。血战一个多月,以伤亡万余人代价毙伤日军万余人(另一说1.5万人,日方承认伤亡三千余人)。(14)激发了全民族的爱国热情,提振了全民抗战信心决心;国军真是愧于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民族脊梁。如非商潢战役,苏家埠战役,赣州战役,各地方军阀又作壁上观,蠢蠢欲动;国军完全还能再战,将战事拖入更有利的持久消耗战。

  (1) 李惠,李昌华,岳思平编《侵华日军序列沿革》,出版社1987年版第50-51页

  (3)[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件》第365-366页,第368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年版

  (4)李惠,李昌华,岳思平编《侵华日军序列沿革》,出版社1987年版第52页

  (5)“中华民国”外交问题研究会编纂《中日外交史料丛编》(三)载《蔡廷锴戴戟来电》《日军侵犯上海与进攻华北》,中国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第21页

  (7)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蒋介石《告全国将士电》时间注1932年1月30日,第435页

  (8)秦孝仪等编:《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绪编(一)》第388页

  (9)张治中:《张治中回忆录》上册,第100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85年版

  (10)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大本营陆军部》(一),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329页

  (11)李惠,李昌华,岳思平编《侵华日军序列沿革》,出版社1987年版第55-56页

  (13)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九一八事变》载郭泰祺《关于一二八中日停战谈判会议情形报告》,中华书局第614,616,620页

  (14)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九一八事变》载《南京国民革命军参谋本部关于淞沪作战经过报告》,中华书局第594-595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