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卡波恩人生第一次来到美国后几个小时,他便站在了赛道上。

那是2001年8月的事情,卡波恩刚刚坐飞机横跨太平洋落地旧金山国际机场,在那里等待他的是圣玛丽学院的主教练兰迪班尼特,两人是第一次见面。随后他们便一起去和球队的其他成员会合,当时球队正在进行一次赛季前的训练课。卡波恩还没有领到自己的队服,他套着一件毛衣,脚踩一双被前任教练形容为丑陋的运动鞋,然后对班尼特说:“我想跟他们一起进行1英里跑。”

“你才刚下飞机,结束了一段长达14个小时的飞行,我可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班尼特说。

“他击败了所有人,他跑出了4分44秒,比第二名快了起码半圈。”班尼特回忆道。

现如今21年过去了,篮网希望在卡波恩身上拥有一个类似的开始。他刚刚从发展联盟长岛篮网队的主帅,升任篮网队助理教练。在篮网上赛季首轮被凯尔特人横扫出局后,总经理肖恩马克斯强调他们想要回到球员发展的道路上,这有助于找回文化,重新变得对球星有吸引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卡波恩很适合进入一队任职。在他的带领下,长岛篮网队史第二次杀进了季后赛,而眼下他成了篮网队内的第三位澳大利亚男篮成员——加入了米尔斯和本西蒙斯的行列。今夏他以主帅身份带领篮网在夏联赛场拿到3胜2负。

“嘿,他是个讨厌鬼。”米尔斯聊起卡波恩说,“他是那种你最好消息小心一点的澳大利亚人。…和他在国家队共事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对细节的关注、对比赛的理解、他的高球商,还有他对自己球员和球队的感知,以及和球员们的沟通能力。”

米尔斯认识卡波恩的时间比篮网队内任何成员都更长,他们第一次发生交集时,米尔斯还是个孩子,他在澳大利亚NBL的堪培拉大炮队当球童,而卡波恩是球队的一员。从2017年开始,米尔斯和卡波恩都是澳大利亚男篮国家队的成员,米尔斯是球队核心,卡波恩则是助理教练。

如果没有卡波恩,包括米尔斯在内的一些澳大利亚球员可能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当初招募卡波恩时,班尼特刚刚成为圣玛丽学院主帅,在他的带领下,这支球队最终成为了西岸的强者,多次打进NCAA锦标赛。这样的成绩离不开他在招募澳大利亚球员方面的成功,米尔斯、德拉维多瓦等人先后曾在这里就读。

在眼下的社交媒体时代,国际球探的工作容易了很多。但倒退回21世纪初,互联网还没有完全兴起,口口相传是常规套路。一位刚刚从澳大利亚旅游归来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助教和班尼特提到了卡波恩的事情,而班尼特对这位年轻人的参考或许只有他在业余球队的比赛里砍下了27分。一次简短的电话交流便完成了招募工作,班尼特说:“嘿,你想来圣玛丽学院吗?”卡波恩回答:“想。”

在班尼特执教的前两年,卡波恩都是队内最好的球员,但球队战绩惨淡。这位1.91米的后卫在大二赛季结束后离开了球队,到低级别职业联赛中打球。班尼特对卡波恩青睐有加,询问他:“在你的家乡,还有没有像你一样的球员?”卡波恩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并提到了丹尼尔基克特的名字。基克特在随后一年加入圣玛丽学院,并成为了校史得分王。从那时起,圣玛丽学院和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球员之间就有了特殊的纽带。

“我经常会说,我是因为成为了圣玛丽学院的第一位澳大利亚人而闻名,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厉害。”卡波恩曾在节目里开起玩笑。

膝伤让卡波恩在2009年结束了职业生涯,随后他迅速转向教练岗位。在澳大利亚做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工作后,卡波恩于2010年回到圣玛丽学院,给班尼特担任助教。“我的每名主帅都对我产生了深远影响,球员生涯结束时,我想到那些令我钦佩的人,我渴望像他们一样。在他们身边继续学习,这是我最初对执教产生兴趣的原因。”

班尼特表示,他雇用卡波恩不仅是因为他的篮球头脑和聪明才智——卡波恩在成为运动员之前的梦想是成为土木工程师,至今他还会听物理学播客,并且喜欢和科研领域的人交流——更因为他这个人本身。

卡波恩会研究各种运动,从中汲取能为执教篮球带来帮助的营养。2016年他曾短暂在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待过,那让他的训练理念有所进步。同时他还关注着世界各地的篮球联赛,几乎每个欧洲联赛都不错过,随时准备记录一些自己喜欢的想法。

“他是那种永远会提前思考一步的人,而且他不是自己琢磨出方法,而是去寻找到那种方法。”大卫帕特里克说道,他是卡波恩在圣玛丽的助教同事西蒙斯的教父。“比如他会发现以色列的一个球队在做什么,或者希腊的球队用了什么方法,然后开始效仿。”

帕特里克接着说:“他喜欢在进攻中问为什么…他会找出使用一种得分方式的原因和办法,并尝试探索更优解。”

为班尼特担任助教期间,卡波恩帮助球队招募了更多澳大利亚球员,其中就包括德拉维多瓦。这名后卫在NBA征战8年,并随2016年的骑士赢得总冠军。德拉维多瓦表示,自己在圣玛丽学院期间一直和卡波恩探讨进攻,他们一起寻找让这名后卫得分的不同办法。

“我跟他在一起没有任何废话。”德拉维多瓦说,“他只想帮你变好,而且他的执教涉及方方面面。他永远都在做研究,和不同运动项目的人交流,讨论力量和身体状态训练,运动科学。说到战术,他在攻击不同防守策略这一项上相当聪明。”

拉斯维加斯舞台上,篮网球员称赞了卡波恩在灌输信心和保持严厉方面的平衡感。“他在攻守两队都给球队注入了很多能量。”大卫杜克说,“防守端,他试图鼓舞我们。进攻方面他也会参与进来,我认为他把球队最好的一面带出来了。我喜欢他的执教风格,他永远会对你充满信心,但同时他也会提醒你,‘嘿,冷静一点。’”

在这次升任篮网助教之前,卡波恩的职业生涯主要围绕球员发展铺开。2014年,澳大利亚的Centre of Excellence项目聘请卡波恩来管理篮球部分,他在那里发掘和培养了不少年轻一代球员。比如兰代尔就从一个技术生疏的大个子发展成了澳大利亚国家队的中锋,是的,他也曾去圣玛丽学院打过球。

2021年,卡波恩得到了多支NBL球队抛出的橄榄枝,但前长岛篮网助教威尔韦弗,也是卡波恩在国家队的助教同事,已经开始为他和篮网之间牵线搭桥。韦弗认为卡波恩和篮网是天作之合,早在2020年长岛篮网帅位空缺时,卡波恩就在篮网的雷达上。最终到机会又一次摆在眼前时,韦弗向篮网推荐了卡波恩。

“他是最典型的那种现代教练。”韦弗说,“当长岛篮网的前主帅布雷特布里尔迈尔离任时,亚当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推荐人选。他们喜欢无私、务实的现代教练,既可以严肃认真,也可以让比赛充满乐趣,亚当符合一切要求。”

与此同时,卡波恩似乎也很适合与纳什合作。纳什曾提到自己希望模仿昔日恩师迈克丹特尼,打造出跑轰篮球。但同时他又渴望以球员为本,按照队伍的人员特点来发展。卡波恩有着同样的思路。

“他很重视为球员们描绘一个蓝图,然后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度,不要想太多,让他们打球就好。”前圣玛丽学院球员米奇麦康奈尔说。

在执教篮网的两年里,纳什受到了颇多质疑,而且他也遇到了太多不可控的麻烦。眼下杜兰特和欧文留队与否仍待确定,但卡波恩的进攻头脑和球员发展能力应该可以为篮网提供帮助。

2年前,卡波恩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的目标是获得执教NBL球队的机会。但眼下,他已经有了更远大的抱负。在韦弗看来,卡波恩最终可以成为NBA球队的主教练,并一直干到退休。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