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领土面积1964375平方公里,是拉丁美洲第三大国,仅次于巴西与阿根廷,位居世界第十四位,位于北美洲南部,拉丁美洲西北端,是南美洲、北美洲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素称“陆上桥梁”。

北邻美国,南接危地马拉和伯利兹,东接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西临太平洋和加利福尼亚湾。海岸线公里,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岸3294公里。

东、西、南三面为马德雷山脉所环绕,中央为墨西哥高原,东南为地势平坦的尤卡坦半岛,沿海多狭长平原。有300万平方公里专属经济区和35.8万平方公里大陆架。著名的特万特佩克地峡将北美洲和中美洲连成一片。

墨西哥气候复杂多样,由于多高原和山地,垂直气候特点明显。墨西哥气候复杂多样。高原地区终年温和,平均气温10~26℃;西北内陆为大陆性气候;沿海和东南部平原属热带气候。

2018年墨西哥吸收外资32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13大外资流入国,较上一年下降1位。墨西哥外资流入总体保持稳定,北美自贸协定谈判总体上未动摇投资者对其制造业的投资信心,墨西哥制造业吸收外商直接投资达155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6%。

墨西哥的经济主要由对外贸易推动。虽然石油业、旅游业、农业和矿业都对出口收入有所贡献,但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制造业。

由于地理位置邻近,加之得益于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的缔结,美国成为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尽管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竞争日益激烈,但许多外国企业仍然选择墨西哥作为它们的装配厂房及生产工厂的基地。其他主要的出口市场包括加拿大、日本和西班牙,主要进口市场则有德国、日本和韩国。

据墨西哥经济秘书处统计,2018年墨西哥货物进出口总额为9,15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0.3%。其中,出口4,509.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0.1%;进口4,642.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0.4%。贸易逆差133.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1.8%。

分国别(地区)看,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2018年墨西哥对美国出口3,443.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5.3%,占其出口总额的76.4%;墨西哥自美国进口2,158.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0.9%,占其进口总额的46.5%。墨西哥与美国的贸易顺差1,285亿美元,下降2.9%。

分商品看,机电产品和运输设备是墨西哥的前两大类出口商品,2018年的出口额为1,573.1亿美元和1,198.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1%和13.6%,合计占墨西哥出口总额的61.5%。其中,机电产品主要出口至美国,出口额为1,356.6亿美元,占墨西哥机电产品出口总额的86.2%;运输设备同样主要出口至美国,出口额为963.5亿美元,占墨西哥运输设备出口总额的80.4%。机电产品是墨西哥的主要进口商品,2018年进口额为1,723.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9.8%,占墨西哥进口总额的37.1%。机电产品主要自中国和美国进口,2018年自两国的进口额分别为524.9亿美元和507.4亿美元,占墨西哥机电产品进口总额的30.5%和29.4%。

2020年墨西哥GDP约1.076万亿美元,与多家机构预测的下降9%左右相比,2020年墨西哥经济最终仅实际缩减8.2%,即整体表现好于市场预期。 分季度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墨西哥GDP同比实际缩减1.4%,二季度大幅下滑至“-18.7%”。

农牧林渔业是墨西哥经济支柱之一,农林牧渔用地面积1.96亿公顷。据墨西哥农业信息服务局(SIAP)统计,2017年墨西哥农业产值5,872亿墨西哥比索,比上年增长14.3%。2018年,墨西哥跃居全球第十大农业出口国,农产品出口创汇收入已超过石油、旅游及侨汇。

2020年1-10月,墨西哥农业和农工业产品出口总值325.71亿比索,同比增长4.2%,创1993年以来同期新高。1-11月,墨牛油果出口共计121.97万吨,同比增长6.3%,创墨农业部有记录以来最高值,近10年增长了3倍。但从价格看,1-11月墨牛油果出口总值26.98亿比索,同比减少7.4%。自1997年至今,美一直是墨该产品最大出口市场。2018年,美人均消费牛油果8磅,较2008年的3.5磅明显增加。

此外,据美洲发展银行统计,2020年墨对外产品出口总量同比减少13%,总金额减少14.4%。

墨西哥是世界上第九和西半球第二大原油储藏国。化工产业对制造业GDP的贡献率为8.6%,创造就业16万个,占制造业就业总人数的4.8%。根据墨西哥财政部发布的2019年预算草案,PEMEX的投资预算总额为4,646亿墨西哥比索,勘探和生产领域占45.4%,达到2,110亿墨西哥比索。据墨方统计,2017年墨西哥石油产品出口额23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5.5%,出口额增长主要归因于国际油价回升。

汽车业是墨西哥最大的制造业部门和最活跃的支柱产业之一,目前墨西哥是全球第七大汽车生产商和第四大出口商。出口市场主要是美国,在拉美地区所占份额也逐年增大。

目前,墨西哥共有19个生产综合体分布在以中部和北部为主的11个州,生产活动范围,包括汽车装配和防弹处理,以及发动机铸件、冲压等。北美地区处于最领先地位的汽车生产厂有两家设在墨西哥,分别是设在普埃布拉州(Puebla)的大众和设在阿瓜斯卡连特斯州(Aguascalientes)的日产。

墨西哥现有零部件企业约600家,其中约230家属于外国投资的保税加工厂,约250家是汽车原厂零部件生产企业(主要供应墨西哥境内组装厂所需零部件),其余的则为本国中小型零部件生产商。汽车行业已成为墨西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重要产业之一。

得益于地缘优势、廉价劳动力和高标准的汽车制造能力,墨西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知名汽车跨国公司在墨西哥投资设厂,这些外资企业主要来源于美国、德国、日本等国。据墨西哥经济部统计,1999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墨西哥汽车行业外资流入672.61亿美元,占外资流入总量的12.2%,前五大来源国为美国(334.21亿美元)、日本(132.02亿美元)、德国(111.96亿美元)、加拿大(25.58亿美元)和韩国(20.01亿美元)。2018年墨西哥仍为美国汽车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全年对美出口256.7万辆,比上年增长9.9%。

墨西哥是全球家电主要供应国之一,目前,墨西哥是世界最大的对开门冰箱出口商,也是电视接收器、视频监视器和视频投影机的世界第二大出口商,占比17%,仅次于中国(占比28%)。

墨西哥是全球重要的电子产品组装和出口国,在消费电子领域尤其具有竞争力。据墨西哥国家统计局统计,墨西哥共有860家企业从事电子产业,创造就业岗位25万个,这些企业主要集中在下加利福尼亚州、墨西哥城联邦区、奇瓦瓦州、哈利斯科州、索诺拉州、墨西哥州和新莱昂州。此外,哈利斯科州也是大型家电生产企业最为集中的一个州。

墨西哥是拉美地区领先的电气生产商和主要投资目的地,是美国发电和配电设备的最重要供应商。据墨西哥国家统计局统计,墨西哥共有1,060个电气生产企业,聘用员工127,252人。

服务业不仅是墨西哥产值最高的部门,也是创造就业机会最多的产业。墨西哥服务业部门主要包括商业、金融业、电讯产业、不动产、旅游、保险、广告、传媒等。2018年服务业贡献了墨西哥GDP的63%,在这一年中,贸易和服务显示出较强活力,年增长率达到了2.8%,为所有经济活动最高值。

经季节性调整后的数据,2021 年 6 月期间,非金融私营服务的商品和服务供应的实际总收入增长了 1.6%

Globant S.A.是一家技术服务供应商。该公司专注于利用新兴技术和有利趋势提供创新的软件解决方案,如:应用程序开发,测试,基础架构管理,应用维护和外包等等。该公司将IT服务供应商的工程技术的严谨性与数据机构的创造性和文化方式相结合。该公司的主要客户是Google。

GRUPO FINANCIERO BANORTE S.A.B.DE C.V是一家位于墨西哥的控股公司,该公司通过其子公司从事金融业务。本公司参与提供多项银行服务,包括储蓄服务,证券交易,按揭贷款,退休金基金管理,还提供保险单位,信贷中介及其他针对企业及个人的金融服务,以及对中小型企业(SME)的相关服务。公司在国内外都十分活跃。

沃尔玛公司是一家美国的世界性连锁企业,以营业额计算为全球最大的公司,其控股人为沃尔顿家族。由美国零售业的传奇人物山姆·沃尔顿先生于1962年在阿肯色州成立。

2018年2月1日,该公司将公司名称由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WAL MART STORES INC)变为沃尔玛公司,将原名中的“STORES”去掉,凸显该公司从传统线下商店转变为更加全面的、覆盖线上销售的零售商,为客户提供无缝服务。

美洲移动通信公司是一家位于墨西哥的公司,主要从事在拉美地区的无线通讯服务供应。公司的业务包括移动和固定电话服务,宽带接入,以及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等。America Movil透过旗下一系列位于美国,中南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的子公司经营业务。2013年4月30日,公司全部收购了Corporacion de Medios Integrales SA de CV全部的股权。

Grupo Mexico,S.A.B.de C.V.(Grupo Mexico)是一家控股公司。本公司的业务包括采矿冶金工业;金属和非金属矿石的勘探,开采和效益;多式联运铁路服务和基础设施开发。本公司的子公司包括矿业部,运输部和基础设施部。公司的采矿部门的代理商是子公司Americas Mining Corporation(AMC),该子公司的分部包括墨西哥和秘鲁的Southern Copper Corporation(SCC)公司和美国的Asarco公司。

长期以来,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北美自贸协定)影响下,墨西哥制造业取得了明显发展,尤其是汽车产业和电子产业。与此同时,作为世界上首个由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构成的自贸协定,NAFTA也令墨西哥产业结构对美国市场形成深度依赖。

2020年7月1日,取代北美自贸协定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美墨加协定)正式生效;7月20日,墨西哥经济部长格拉谢拉·马克斯公开表示,墨西哥已经与许多外国企业,尤其是钢铁制造商进行接触,期待从亚洲吸引业务。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在1992年8月12日签署的一项覆盖三国的全面贸易协定,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存续了26年。期间,墨西哥的产业结构,尤其是制造业,在该协定的带动下发生了巨大变化,带动墨西哥制造业快速发展。

与北美市场比较,墨西哥的劳动力市场拥有巨大优势,突出体现为当地工人工资水平整体较低。2008年以前,墨西哥最低日薪为88比索;2019年,最低日薪被墨西哥新一届政府(墨西哥现任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2018年12月1日宣誓就任)提高了15比索,2020年再次提高了20比索。目前,墨西哥最低日薪约为123比索。按照墨西哥比索与美元汇率,大概23比索合1美元。而当前,美国私人非农业工人平均每小时薪资在29美元左右。两者差距非常明显。

加入NAFTA以后,墨西哥制造业吸引了大批来自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等国的投资,尤其是汽车制造、组装以及建筑业产品的生产。借助巨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如今,汽车产业已经成为墨西哥的支柱产业。

外国直接投资带来的技术创新产生外溢效应,对墨西哥的产业进步也提供了不容忽视的帮助,且汽车和建筑业的崛起还带动了上下游产业的发展。

事实上,不仅汽车业在墨西哥得到明显且令人满意的进步,电子产业在当地的发展也颇值得人们关注。过去很长时间,随着中国大陆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台湾地区的不少电子产品制造商从中国大陆转移到墨西哥,进而带动了当地电子产业的发展,尤其是组装与代工业务。

NAFTA将墨西哥拉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美产业链体系,这对墨西哥产业的稳定发展起到明显效用,也缓解了该国的一些经济问题,比如剧烈的通货膨胀。这是因为,加入NAFTA意味着墨西哥的经济贸易与美国、加拿大产生多层次、多方面的连接,一定程度上,它有助于墨西哥的宏观经济稳定。此外,在面对一个更大的市场时,墨西哥的很多产品实际上既是墨西哥生产的,也是美国企业生产的,这无形中提升了墨西哥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

自墨西哥政府2020年5月陆续推出复工复产措施后,墨西哥经济出现向好势头。6月以来,墨西哥出口已维持3个月正增长。工业活动指数在连续4个月下降后,于6月首次实现环比增长,并于7月环比增长6.9%。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在7月环比上升2.4%。

受疫情影响,经济下滑导致大量人口失业,贫困人口增加。墨西哥2020年上半年吸引外国直接投资179.69亿美元,同比下降0.7%,创下2014年以来最大降幅。

为应对疫情冲击,墨西哥政府于2020年4月推出11项计划,包括减少政府支出,增加6225亿墨西哥比索(1美元约合21.17墨西哥比索)预算用于社会保障项目、向贫困人口和中产阶层提供300万份贷款,以及推动玛雅铁路、墨西哥城至托卢卡城际列车、多斯博卡斯炼油厂项目建设等。该计划创造200万个新就业岗位,惠及2500万个家庭。

日前,墨西哥政府还宣布改革现有养老金体系,将工人养老金提高40%。此举将使2000万人享有更多福利。墨西哥政府与企业界近日在首都墨西哥城签署协议,启动总额约2973.4亿墨西哥比索,涵盖通信、运输、能源、旅游、供水、卫生和环境等领域的39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预计可创造约19万个就业岗位。洛佩斯表示,公共和私人部门将共同努力推动经济复苏。

金融机构相继推出纾困措施。墨西哥央行已多次下调基准利率,从年初的7.25%下调至目前的4.25%,为金融体系注入更多流动资金。国家劳动者住房基金委员会宣布,将提供1万份每笔可高达52万墨西哥比索的贷款用于房屋改善,以促进建筑行业发展。墨西哥贸易委员会联合美洲开发银行旗下美洲投资公司,发放3万份总金额达12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中小微企业融资。

旅游业是墨西哥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墨西哥旅游部日前推出“2020—2024旅游部门计划”,旨在促进旅游目的地和旅游市场的均衡、多样化和可持续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